公司簡介 組織架構 管理層 企業文化 合作夥伴
OTA-SIM移動通信+互聯網跨界賦能服務 國際留學生服務 新漫遊+新旅遊+新城市 全球酒店渠道業務 移動通信漫遊 個人私密通訊管家 電話銷售代理 流量代理業務 移動手機終端業務
公告通函 業績公告 補發以報失股票的公告
最新動態 媒體報道

新聞中心

NEWS CENTER

直通天下軟件電話

Android 版本:v1.3.76

更新時間:2016-07-05

下载地址

號卡通軟件

Android 版本:v1.3.76

更新時間:2016-07-05

下载地址

中港通手機管家

Android 版本:v1.3.76

更新時間:2016-07-05

下载地址

中港通手機管家

IOS 版本:v1.3.76

更新時間:2016-07-05

下载地址

私自查個人通話記錄屬侵權 專家:應出臺個人資訊保護法

文章來源: 正義網-檢察日報  發表時間: 2014-09-03  瀏覽量   1963  

 作者:孟亞生

 
  員工通話記錄,單位有權查詢嗎?
 
  南京一家單位因招投標被舉報後,通過通訊公司調取員工通話記錄查找“舉報人”;法院判決認定該單位和通訊公司侵權。
 
 
 

郭山澤/漫畫
 
  早在2013年10月,網上就曝出一個名為“查開房”的網站,多家連鎖酒店被曝“2000萬開房數據”洩露,引起軒然大波,網站一度被查封。最近,媒體又曝出“查開房”網死灰復燃,網站確實能查詢到個人開房登記資訊,而且還有身份證號碼、電話號碼、家庭住址等資訊,且大部分準確無誤。公民資訊洩露讓人們不堪其擾,買了房子、生了孩子,馬上就會接到推銷電話,公民隱私權受到威脅和挑戰。人們不禁要問:到底是誰洩露了我們的個人資訊?洩露資訊的人如何承擔法律責任?
 
  近日,江蘇省南京市棲霞區法院審理了一起通訊運營商洩露客戶手機通話記錄的案件,起因是客戶所供職的單位調查員工,兩單位被判侵權,賠禮道歉並賠償損失。
 
  單位調取員工通話記錄
 
  為“揪出”舉報人,單位大動干戈,通訊公司配合。
 
  2013年10月18日下午3時,南京一家危險廢物處理公司(下稱“廢物處理公司”)召開中層幹部會議。會議開始後,人事部經理用投影儀公佈了一份通話清單。設備組部門副經理李東(化名)定睛一看,大吃一驚:“這不是自己的通話清單嗎,公司為何要在會上當眾公佈呢?”就在他疑惑不解時,公司領導解釋了事情的原委。原來,總公司轉來一封舉報信,有人向總公司反映公司在一個土建專案招投標活動中,存有洩密違規行為。“到底是誰向總公司舉報的?”公司立即展開調查,然而一無所獲。由於舉報信上留了一個手機號碼,公司領導靈機一動,著手追查公司人員“誰與這個號碼發生過親密聯繫?”最後在李東的手機通話記錄單上發現他與這個號碼通過電話。於是,公司領導推測,與李東有利益勾結的供應商因投標“落選”,李東不甘心,才和其一起匿名向總部舉報。
 
  李東聽後,當即在會上為自己辯解。他一再強調,作為設備組機電安裝採購負責人,和每一個有資質的供應商保持聯繫是分內之事。但是,公司領導卻沒有接受他的辯解,因為會前,領導曾詢問與會人員誰和這位供應商聯繫過,李東卻沒有回應,公佈他的話單是為了當場“戳穿”他與這位吳姓供應商沒有聯繫的謊言。
 
  看領導這樣懷疑自己,性格剛烈的李東氣憤難當,當即在會上和公司領導激烈地爭吵起來,並和一名副總經理發生推搡行為。領導一氣之下,作出對他免除職務、停發績效獎金的處罰決定。
 
  會後,李東自己作了調查,發現舉報人他根本不認識。“我是設備組的,公司被舉報的是土建專案,這事和我不搭界。我根本沒有做公司所懷疑的行為。”李東多次向總公司鳴冤叫屈,要求公司為他恢復名譽,恢復職務。但是,他的請求不但沒有得到答復,相反,今年2月9日,公司以他“因收受供應商好處,毆打公司副總經理等行為”,與其解除了勞動合同。
 
  起訴“東家”和通訊公司
 
  單位:法律並沒有規定個人通話記錄屬於隱私權保護範圍。
 
  通訊公司:既然話費單位出,通話記錄就有權查。
 
  被公司辭退後,李東越想越生氣。年近半百的他不但失業,而且在公司落下了“吃裏扒外”的惡名,自己的人格尊嚴受到貶損。於是,他一方面向勞動部門申請仲裁,向單位索賠經濟補償金;一方面以自己的手機通話記錄是隱私,在自己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公佈於眾,隱私權受到侵犯為由向南京市棲霞區法院提起訴訟,將廢物處理公司和通訊運營商中國移動公司南京分公司(下稱“南京移動”)告上法庭,請求法院判令兩被告向自己賠禮道歉,恢復名譽,並賠償精神撫慰金。
 
  由於該案證據主要是當事人陳述、證人證言,認證比較複雜,法院邀請了高校法學專家等人員擔任陪審員,成立了一個由五人組成的合議庭審理此案。
 
  開庭審理時,廢物處理公司抗辯說,沒有公佈李東的全部通話記錄,只是摘選了兩個月的一部分記錄,而且是在公司內部小範圍的會議上,因此沒有侵犯原告的隱私權。
 
  然而,李東卻並不這樣認為。他說,雖說是公司內部會議,但隨著一傳十、十傳百,一時間沸沸揚揚,公司內外人人皆知,許多同行以及和他有聯繫的供應商,都知道他“收受了供應商好處”,被公司開除了,自己的人格尊嚴受到了嚴重貶損。
 
  廢物處理公司抗辯說,法律並沒有明確規定公民個人通話記錄屬於隱私權保護範圍,因此,在單位內部公佈員工通話記錄並沒有侵犯原告隱私權。
 
  南京移動抗辯稱,為了便於工作聯繫,廢物處理公司每月給中層以上幹部報銷一定數額的話費。李東是公司的部門副經理,每月話費都由公司報銷。廢物處理公司在為其員工支付全額話費的情況下,懷疑員工洩露公司秘密,從而要求移動公司提供員工通話記錄,瞭解員工的話費去向,公司完全有這個權利。所以,兩被告均沒有侵犯李東的隱私權。
 
  李東反駁稱,他的手機是個人購買的,號碼也是自己在移動營業廳選的,即使話費由公司報銷,只要手機掌握在自己手裏,通話和短信即屬於個人隱私,單位和其他個人均不得侵犯。南京移動作為服務商對公民個人的通話資訊負有隱私保密義務,其向用戶所在單位披露用戶個人的通話記錄明顯存在過錯。
 
  因為涉及到自己的名聲、人格尊嚴和社會評價,李東堅持要討一個說法,不同意調解。
 
  私自提取個人通話記錄,侵權!
 
  “除因國家安全或者追查刑事犯罪的需要,由公安機關或者檢察機關依照法律規定的程式對通信進行檢查外,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以任何理由侵犯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
 
  8月20日,法院對該案作出宣判。法院審理認為,廢物處理公司獲取並披露原告通話記錄行為,均不具有合法性,已構成侵權,應承擔相應民事責任;南京移動對用戶的通話記錄資訊負有安全保密之義務,其未能舉證證明對原告的通話記錄被廢物處理公司獲取沒有過錯,故應承擔相應民事責任。法院判決,兩被告在判決生效十日內公開登報向原告賠禮道歉,並賠償原告精神損失費5000元。
 
  承辦該案的法官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雖然我國現有法律並沒有明確規定公民個人通話記錄屬於隱私權保護範圍,但憲法明確規定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受法律的保護。通話記錄,屬於公民通信秘密,是公民隱私,理當受到法律保護。
 
  辦案法官說,在我國,調取私人通話單的主體和程式都很嚴格。憲法規定“除因國家安全或者追查刑事犯罪的需要,由公安機關或者檢察機關依照法律規定的程式對通信進行檢查外,任何組織或者個人不得以任何理由侵犯公民的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國家安全機關、公安機關、檢察機關這幾個法定機構,在立案後,通過單位開具介紹信的方式,才能調取私人話單。如果上述機構的工作人員不按法行事,通過找熟人或者買賣個人通話資訊,嚴重者將被追究刑事責任。
 
  辦案法官認為,該案被告廢物處理公司在懷疑自己的商業機密被員工洩露時,正確的做法應該是向公安機關報案,通過司法途徑解決,不應該通過私查員工通話記錄資訊的方法來解決問題。
 
  本案陪審員、南京財經大學法學副教授李煜認同這種說法。她認為,廢物處理公司負責人提到的其實是公司管理問題,並不屬於法律範疇,法律層面和管理層面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廢物處理公司自認為提取員工通話記錄資訊有合法理由,因為公司商業秘密被侵犯,所以就可以通過任何管理手段來獲取通話記錄,然後再去要求侵權人承擔相應的責任。但從法律層面來看查,公民的隱私權是受法律保護的,任何人不得隨意侵犯。因此,企業在維護權利時,不得濫用權利,否則就構成侵權。
 
  然而,廢物處理公司一位負責人接受採訪時說,他們也試著通過司法途徑提取員工通話記錄,但因為不夠立案標準,這種情形司法提取根本就管不著,因此只能通過私下途徑提取員工通話記錄資訊。如果不能私下提取,只能眼睜睜看著商業機密被侵犯而無可奈何。
 
  公民資訊保護任重道遠
 
  專家建議,對公民的電話記錄資訊方面的隱私權予以單獨保護,將話費詳單等資訊單獨作為一種權利形態進行保護。
 
  李煜認為,我國法律對公民通話資訊的保護存在空白,公民隱私權的保護不容樂觀。她指出,個人資訊洩露的破壞力是長期、隱性、持續的。如今,網路在人們生活中越來越重要,數億線民的個人資訊處於“裸奔”狀態,很危險。我們的資訊基礎設施、網路設備、終端、應用軟體、操作系統、各種資訊服務,幾乎都是“透明”的,不光影響個體自身的權利,也使我國資訊服務提供商在國際競爭時處於不利地位。《中國青年報》曾對11163人進行過網路調查,93.8%的人有過因個人資訊洩露帶來的困擾。
 
  目前,我國公民資訊保護立法並不完善。憲法雖明確規定,公民通信自由和通信秘密受法律的保護,但在憲法之下的部門法對此規定並不多。《電信條例》第66條規定,除公安、國家安全和檢察機關外,其他任何單位和個人均無權查詢電信情況,但由於電信條例由國務院制定,屬於行政法規,其法律效力遠低於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制定的法律。
 
  鑒於此,李煜認為有必要儘早出臺個人資訊保護法,除了完善相關刑事法律之外,還要構建保護個人資訊安全的完整法律體系,建立保護個人資訊安全的基本法律制度,包括個人資訊處理活動應當遵循的原則、資訊主體在個人資訊處理活動中享有哪些權利、對濫用個人資訊者如何規制、由什麼機構負責執法等。
 
  李煜建議,第一,要對公民的電話記錄資訊方面的隱私權予以單獨保護,將話費詳單等用戶資訊單獨作為一種權利形態進行保護。要從民法角度對電話記錄涉及到的相關個人資訊給予保護,對於性質惡劣、情節嚴重的,借助刑法予以規制,即對於以欺詐、脅迫等非法方式獲取、非法售賣公民電話記錄的行為,一般情節的,不認為是犯罪,但要從民法角度予以制裁,承擔一定的民事侵權責任;對於嚴重損害當事人合法權利,給社會造成了惡劣影響的,認定為犯罪,必須承擔相應的刑事責任,將刑法作為維護公民通話記錄隱私權的最後屏障。第二,對於電信營運商,法律應要求其切實履行保護用戶電話記錄的責任和義務,對於違反相關法律法規,擅自提供、出售客戶通話資訊的,同樣適用前面的規定,根據情節的輕重,追究相應的法律責任。只有這樣,才能全方位、多角度地從實質上保護公民電話記錄隱私權,維護公民的合法權利,促進社會的穩定和諧。
 
  在個人資訊保護法未出臺的情況下,構建保護個人資訊安全的第一道防線還是要靠個人。公民自己要有保護個人資訊的意識,在日常生活中不輕易向他人提供個人資訊,如果在購買某種產品或服務時被要求提供個人資訊,一定要仔細判斷是否必需,對於提供諸如身份證號碼、手機號碼、銀行帳戶等重要資訊要格外慎重。